逍遥风曦

全职本命cp周翔,喻黄,双花,副cp:伞修or韩叶,除此之外除了拆本命都吃得杂食者,然而就是不吃叶蓝
秦时明月本命cp:凤跖,羽明羽,卫聂,荆高,离轲,良颜,政斯,蒙扶
龙族本命cp:楚路,恺诺
猫鼠无差党,鼠猫,猫鼠都吃,但更爱清水

全职周翔吧中长篇文赛

--“…周泽楷,在你眼里…翔哥,是什么颜色?” --“嗯……” 你眼里的周&翔应该是什么颜色呢?也许具体的描述是很困难的,但是可以用手中的键盘/笔写下来,书写你心中属于他们的颜色。 嗯,暑假马上就要/已经来到啦,除了逛展子买买买吃冰棍以外,写文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打发时间的)环节呢。为了喜欢写长篇的吧友可以任性的写写写,喜欢看文的吧友可以安心吃到粮,帅气逼人的吧务小分队决定举办这次活动,以下是具体安排。
想参加的小伙伴们可戳链接:【全职周翔】【一眼万年/活动】中长篇文赛启动(◕ω<)☆ http://tieba.baidu.com/p/4624563516
欢迎各位小伙伴们踊跃参加Y(^_^)Y

2016年的写文计划(暂定)

全职高手同人文
神仙劫:长篇全职高手周翔同人
凤凰劫:长篇全职高手周翔同人(神仙劫前传)
三侠五义同人文
过客:长篇三侠五义猫鼠无差同人(月饼的贺文)有大量原创人物,暂时把大纲撸出来就算任务完成
秦时明月同人文
羽明短篇n篇
明羽长篇一篇(保镖雇主梗)
琅琊榜同人文
蔺苏短篇两篇
目前计划就这些吧,希望能达成目标吧!

占tag抱歉,但是实在太开心了,订的周翔钥匙扣到了,好萌好可爱的说(捧脸犯花痴ing),同桌看完也超级想要,才不给她呢,哼唧(づ ̄3 ̄)づ

全职周翔吧活动:极限两小时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一个人就像橡皮筋一样,需要不断地拉,在这个过程中挑
战自己的极限,不断扩展自己的能力。

轮回训练室--
“啪!”孙翔用力甩下电脑盖,向后一躺,栽在椅子上。
“没赢啊小孙?哈跟谁呀。”吴启笑嘻嘻的抬起头问了一句。旁边的吕泊远顺口接到,“跟叶修呗,是吧?”
孙翔“哼”了一声,“不是跟他,我当然赢了!”正在专心游戏的周泽楷闻言抬起了头,淡淡笑了笑。“不对,就算是叶修,我也会赢!”孙翔立即补充。
“是吗。”江波涛笑着走过来递过一杯水。
这是让我喝杯茶冷静冷静的意思吧,孙翔小声嘀咕。他并不是没有在游戏里获胜,而是觉得自己的胜利……不够刺激,换而言之,不具挑战性,他想挑战更强更快的对手,叶修算一个,周泽楷也算一个…
“你自己,很厉害。”周泽楷突然发给他一条消息。
“嗯?”孙翔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看着他,孙翔突然觉得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江波涛附体,读懂了周泽楷的意思。

“你一定会更快,更强。”

只要你肯挑战,一定会遇到最坚强最好的自己。那么参与我们,极限挑战文赛,相信你自己!
We all possible。
Pk时间:2012.12.12
晚7:00—9:00(星期六)
Pk制度: ①个人战

2/3人一个组别进行pk(不同组别不同命题,命题为关键字)
③字数不限
Pk奖励:所有优秀作品都会被给予精品
Pk获胜的吧友会得到由@月中眠偷井盖  制作的小礼物(*^__^*)
参赛方式:1.回复本帖报名
报名格式:
ID:关键词建议 :客户/pc端: 想说的话:
2.在比赛当日6:50吧务会私信关键字与命题,接受题目并在
两小时内完成,发表文章
Eg.回复帖子后吧务回复:花潮,参赛格式即为【一眼万年/花潮】(文章题目)即所有抽到花潮的吧友即为pk对象

附:pk胜负裁定方式:文笔30% +情节30%+人气20%+态度20%
以上胜负判定标准均有吧务组判定。

本赛一切解释权归吧务组所有。
爱周翔的亲们快来参加吧(ง •̀_•́)ง

周翔^_^告白

周泽楷喜欢孙翔,这是轮回全员都知道的事情。 孙翔也喜欢周泽楷,这是孙翔自以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轮回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每次看他们无意识的秀恩爱放闪光弹虐狗,轮回众都感觉心好累,警察叔叔,就是这两个人,虐待小动物。

什么?你问方明华?呵呵,少年你真是too young to naive.虽然是人生赢家,但是老婆不在身边,白搭,照样是被虐的命。

然而就算经常大放闪光弹虐狗,俩人还是认为对方不喜欢自己,

对此,节目组特意采访了轮回众人,听听他们的看法

(等等,你哪来的节目组?作者:呵呵,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江波涛:老实说看小周和翔翔这样互相喜欢又纠结着不敢开口告白还是挺好玩儿的,呵呵。

桥豆麻袋,江麻麻你画风不对,怎么突然就黑了 吴启:虽然经常被小翔和队长无意识的虐,不过因此我还挣了一点点零花钱呢

杜明:吴启你个不要脸的混蛋死财迷,连队友的钱都挣,卖墨镜,亏你想的出来

吴启:唐柔也买过我的墨镜哦

杜明:再给我来一打 吴启:呵呵,好哒 等等,墨镜是用打来计算的吗?作者读书少,你别骗我。

吕泊远:队长和小翔的事?那还用说吗?果断支持啊,要知道轮回男神教可不是白叫的,队长说的都是对的,就算是错的那也是对的,不对,队长不会出错的。而且队长和翔翔在一起后,妹子们就会把目光放到我身上了,哇咔咔。

其实最后一句才是你的本意吧,而且,骚年,你确定妹子们知道后会把目光放在你身上?呵呵。

最后我们来问下已婚人士,真.人生赢家.方明华先生

方明华:该怎么说呢,不过感觉有句话说的对啊,坠入爱河的人智商都是负数,小翔就不说了,小周那个心脏这么久了竟然也没发现小翔喜欢他,这句话真是真理啊!看他们两个别扭着真的好心急啊!

然而事实真是这样吗?

我们的主人公之一的周.男神.闷骚.腹黑.泽楷表示:呵~

此刻腰酸背痛躺在床上的孙.被枪王吃干抹净.翔表示:呵呵,周泽楷你给老子等着

让我们时间倒退一下下,昨天是孙翔生日,于是轮回众人办了一个热闹的生日会,闹腾了大半夜,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不是)只留下周.打算今晚告白.男神.泽楷和寿星孙.同打算今晚告白.男神.翔

然而,孙翔还未开口,就被面前突然出现的一束玫瑰给弄懵逼了,然后就听见一向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的枪王大大的告白

“孙翔,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末了附送枪王大大.联盟第一脸的微笑

本来就懵逼的孙.寿星.男神.这下更懵逼了,脑内疯狂的刷屏:我刚才听到了什么?周泽楷刚刚说了十个字,竟然是十个字啊,不对,刚刚我貌似听到了周泽楷的告白?和我?周泽楷他和我告白了?等等,难道不是应该我先告白然后一脸霸道总裁的壁咚他,然后就酱酱酿酿的做些爱做的事情吗?不过说到霸道总裁?貌似唐日天那家伙说过他就是这样和王大眼告白的啊,不过唐日天那家伙的审美还真是奇怪啊,竟然看上了一个大小眼,更重要的是那个大小眼还曾经把他虐的爬都爬不起来,莫非唐日天他其实是个抖M?这样想来,一切就都合理了……

看着孙翔神游天外一脸懵逼的样子,周泽楷就知道他的这只小老虎思维又跑偏了,真是让人伤心啊,在别人告白的时候想其他的,于是,枪王大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见他身形一动,完全无视了四cm的身高差,把孙翔给壁咚了,卧槽,壁咚了,孙翔被迫从自己的思维里跳出来,一抬眼,就看到枪王大大的那张俊脸正对着自己,孙翔张了张口,周泽楷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阿嚏~”

孙翔对着联盟第一脸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周泽楷懵逼了,委屈的看着孙翔

“队长,……阿嚏,……”我不是有意的

“我不是,阿嚏,有意的,阿嚏”

孙翔赶忙把周泽楷推开道

“感冒?”

孙翔揉着鼻子摇了摇头

“花粉,过敏?”周泽楷看向手里的花

“好像是,阿嚏。”孙翔眼泪汪汪的点点头,一脸生无可恋,在准备告白的对象面前出丑了,好丢人。

周泽楷把玫瑰扔到一边,伸手擦了擦孙翔眼角的泪花,像是看透了孙翔的想法

“可爱”

“翔哥才不可爱,翔哥是帅”孙翔下意识反驳

“嗯,帅。”周泽楷颇为赞同,也很可爱。周.闷骚.腹黑.泽楷又在心里加了一句

“其实吧,那个,”孙翔别扭的转过头

但却正好把自己红的快要烧起来的耳朵送到周泽楷眼前

“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周泽楷。”

本着早死早托生的想法,孙翔一口气的喊了出来,喊完整个人从脖子红到了脚后跟,

良久,没有回应,孙翔转头,嘴唇意外的碰到了一片软软的,他诧异的睁大眼睛,对面男人的黑眸里满是笑意,还有亮光,就像是夜空中最亮最美丽的星星。

…………

第二天,轮回训练室

“咦,翔翔呢?他不总是第一个来的吗?”

杜明奇怪的问道

“翔,不舒服,请假了。”

然后就看到他们的队长意气风发?夙愿终偿?志得意满?的进来,背景都自带小花啊

“哇,队长你竟然说了那么多字?不过翔翔怎么了?”杜明惊讶

“ 嗯,昨天,感冒”周泽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哦,那等训练结束我去看看他。”

“不”杜明这一提议遭到枪王大大的拒绝

“咦?”

“吃药,睡着。”枪王大大言简意赅

“小翔既然身体不舒服杜明你就别去打扰他了,训练吧。”轮回好麻麻(不是)江副队道,同时看向周泽楷,正副队长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我该说什么呢?果然人傻不该怨社会啊!你说是不是啊泊远?”

吴启对着吕泊远眨了眨眼睛

“俗话说,智捉之人必有可萌之处,①小明,萌就一个字。”吕泊远冲杜明一个赞

“什么?”杜明懵逼了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方明华高深莫测

                   END

哈哈,翔翔生日快乐(๑•̀ㅂ•́)و✧,话说我终于对周翔下手了^_^

PS:①那句话出自周翔文《先入为主》个人觉得适合这里就用了,应该不算抄袭吧


【蔺苏】梦蝶

作者依旧取名废死星人,感觉写崩了,将就看吧,酒名和传说纯属胡诌,切记,切记



飞流蹲在屋角看着天空绚烂的烟火,不知道在想什么

"飞流,你给我下来。"

蔺晨手上拿着一个崭新的蓝色发带唤道

"不要。"蹲在屋角的少年往下看了一眼,摆摆手,认真的拒绝道

"说了你那个不好看,还是旧的,今天是新年,我给你换个新的。"蔺晨仰头唤道

"不要,苏哥哥。"少年坚持

"蔺晨少爷,飞流不想换的话您就别逼他了。"黎刚劝道,话音刚落,就被蔺晨瞪了一眼

"今天可是除夕,明天就是新年,新年新气象懂吗?"

"吃饺子了,小伙子们都过来端。"吉婶在院门口召唤道,众人都纷纷过去

蔺晨和黎刚进入室内,就见到飞流拿着个大碗坐在桌前,乖乖等着饺子上桌

"嘿,你小子倒是快啊!"蔺晨过去捏了捏少年的脸

一切似乎和往年没什么不同。除了空着的主位,大家都默契的不去提其他事。

吃过饭,蔺晨拿了壶酒跑到房间里自斟自饮,好不快活。小飞酒坐在他旁边眼巴巴的瞅着他。

"你也想喝啊?"

蔺晨把手中的杯子在飞流眼前晃了晃,酒香四溢。少年盯着面前的杯子,歪头想了会儿,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

蔺晨又倒了杯,递给少年,"尝尝?"

少年接过,抿了一口,把杯子放在桌上,苦着脸道:

"不好喝,飞流不喜欢。"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知道弄到这一壶酒有多难吗?给你喝你竟然还敢嫌弃。"蔺晨瞪他

少年固执的回瞪

"你知道这酒叫什么吗?"蔺晨低头看着杯里酒水的倒影问道

飞流摇头,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梦蝶,这酒名叫梦蝶,是出了名的烈酒。"说完蔺晨一口饮尽杯中酒

"哦"

"庄周梦蝶,蝶耶我耶。"蔺晨边喝边道,一壶酒很快就见了底,他又变戏法似的拿出另一壶

"不明白。"飞流皱眉看他,

不明白蔺晨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个。

"飞流你知道吗?人死后呢,就会变成鬼魂,然后会在梦里和他思念的人见面。嘿嘿。"

蔺晨这突然转换话题把少年本就不灵光的脑袋给彻底弄糊涂了

"但是呢,有些人可以见到,有些人不能见到,据传啊,喝了这种酒就能让那些不能见到的见到他们最想见到的那个人。嘿嘿"

"你呀,和你苏哥哥一样,都是小没良心的,嘿嘿。"蔺晨指着飞流笑骂

"不是,苏哥哥,醉了"少年瞪他

"就是,不然他怎么不来见我呢?"蔺晨趴在桌上喃喃道

"什么?"他的声音太小,又很模糊,少年听不清他的话语,

"………"

没有回应,少年仔细一看,蔺晨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

"啊,梦蝶这酒名不虚传,果然很烈。"蔺晨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走到桌前坐下

"头疼了吧?谁让你明知道梦蝶是烈酒,昨晚还喝那么多。醒酒汤早就给你备好了,快喝了吧。"熟悉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蔺晨诧异的转头看向旁边,熟悉的人坐在那里,言笑晏晏

"长苏?"蔺晨呆住

"喝酒把你脑袋喝傻了?"那人嘲笑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就这么盼着我不好啊。"蔺晨翻了个白眼

那人笑了,一派的清浅温和,带着点狡黠。却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蔺晨急忙伸手去抓住那人,却什么也没碰到。

"长苏"

蔺晨猛地从床上坐起,看见屋内的景色,没有醒酒汤,也没有那个人,恍然道:

"原来是场梦啊。"


小没良心的(作者取名废死星人)

给自己和姥姥的生日礼物,没想到在lofer的第一篇文贡献给了蔺苏,小短篇,好久没动笔了,手有点生,将就看吧!

三个月后,大梁和大渝之间的战事已毕,梅长苏也走完了他所选择的道路,成全了他的赤子之心。

“苏哥哥……”

飞流一脸无助的看向蔺晨,不明白嘛为什么平日温柔的苏哥哥现在闭着眼睛,任他怎么唤也唤不醒,所以他只能求助他最信任的人。

“飞流乖,你苏哥哥是睡着了,他太累了,别打扰他了。” 蔺晨摸了摸飞流的头,难得的没有嬉笑而是安慰少年道

“醒……”

只有一个字,蔺晨却听懂了少年的意思

“他不会醒过来了。” 直白的话,残忍却也现实,看着少年红红的眼圈,蔺晨继续道:

“别伤心,以后飞流和蔺晨哥哥也会像你苏哥哥这样,闭上眼睡觉,然后再也醒不过来,那时候飞流和蔺晨哥哥就能再见到你苏哥哥了。”

“什么时候?”

“等不及要见你苏哥哥了?”

“恩,苏哥哥,一个人。”少年用力点头

“别着急,时候到了你苏哥哥就会来接飞流和蔺晨哥哥的,所以,在此之前,飞流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等你苏哥哥来接飞流的时候,看见飞流不好会很伤心的,飞流也不想你苏哥哥伤心吧。” “恩。”少年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好孩子。”蔺晨笑着揉了把少年的头发,

“还记得之前蔺晨哥哥说的要和苏哥哥一起带飞流出去玩儿嘛?”

“恩,苏哥哥。”

“你苏哥哥现在睡着了去不了,所以蔺晨哥哥和飞流一起去,等你苏哥哥来接飞流和蔺晨哥哥时,飞流再一件一件的说给你苏哥哥听,好不好?”

少年思考了下蔺晨的话,最后点了点头:“恩”

于是,蔺晨带着飞流按照原计划那样: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看佛光,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又随路去拜访了许久未见的未名、朱砂和庆林等人。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飞流习惯性的带着梅长苏长穿的大氅,每到一个地方,就要把大氅拿出来抱在怀里走,少年心思单纯,好像这样就是跟他苏哥哥一起玩儿了。

路上蔺晨买了好几坛子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买的时候还下意识的抓了一把递给身边的人

“你不是最喜欢吃……”

话说到一半才意识过来改口道:

“尝尝吧,飞流,这可是你苏哥哥以前最喜欢吃的,虽然你苏哥哥品位一向很差,但这吃上倒是可以和你蔺晨哥哥一较高下,虽然你蔺晨哥哥一定会赢……”

“苏哥哥”

没等蔺晨自我陶醉夸赞完,少年就瞪着眼睛一脸认真的打断他

“行行行,什么都是你苏哥哥最好,你个小没良心的,和你苏哥哥一样,都是没良心的,不给你吃了。”

蔺晨不满的揉了揉飞流的头发,把手中的辣花生又放回坛子里。

二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玩儿,目的地琅琊阁,好像和他们之前在金陵所定的原计划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说好的三人行如今变成了两人而已。